[学术交流]广东公司“五学”打好理论... [工程动态]阜蒙县惠农生物质热电工程... [经营管理]克拉玛依发电“一帮一”精... [会展信息]2017年昱真供热节能减... [企业招聘]秦皇岛华电测控设备有限公... [电力科技]帝斯曼复合材料树脂研究开... [技术应用]凝汽器冷端治理方法升级,...
首页 >> 新闻 >> 视角资讯
巡视组点出的问题 对发电集团到底意味着什么?
时间:2020-03-09 09:26:33

         ↓底部

2019年3月至6月,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组对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等发电央企进行了巡视。

在巡视组给出的问题中,发电集团有着非常明显的共性。今天享能汇就以此为切入点,为大家分析一下发电集团究竟如何在2020年的工作中解决巡视组提出的问题。

共性问题之——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够到位

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这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关系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局的重大问题。

首先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作为央企的发电集团要优化国有资本布局,全面落实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重大风险事件发生。

以发电为主业的央企发电集团实际上处在一个比较艰难的时间点。庞大的火电资产带来的效益逐年下滑,甚至有亏损的危险。新能源发电短时间内还无法取代火电地位,并且自身发电也进入稳定期。发电集团在坚守主业的同时,普遍缺乏新的盈利点。甚至主业本身的发展质量也需要在新形势、新环境下不断提高。

一方面要积极创新拓展盈利、保值增值,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重大风险事件发生。发电企业必须在两者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

此外,发电集团还需要注意防范金融风险。发电集团目前普遍资产负债率较高,这对于企业健康有序的发展并非绝对易事。而且巨大的债务也往往和国企银行直接相关,化解负债率过高的问题直接相关于防止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工作。

重大风险的第三点是积极推进供给侧改革。目前整个发电行业依然处于供给偏向过剩的状态。同时,可再生能源发电也要持续增长。在我国宏观经济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处理好发电电源结构变化和供给需求之间的关系,是发电集团的重要责任。

然后是精准扶贫。

发电集团的扶贫更多地以项目为基准,以产业为带动来进行。党中央的精准扶贫战略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管理体制。坚持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工作责任制。坚持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等多方力量、多种举措有机结合和互为支撑的“三位一体”大扶贫格局。

发电集团应该积极与地方政府合作,深挖各类项目对于精准扶贫的直接影响和帮助。找准路子、构建好的体制机制,在精准施策上出实招、在精准推进上下实功、在精准落地上见实效。做到“六个精准”,即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第一书记)精准、脱贫成效精准。

最后是污染防治

发电集团的污染防治,最大要求和考验就是空气污染防治。近几年来,各大发电集团都在积极推动燃煤发电的清洁化工程,大量资金投入在脱硫脱硝除尘技术上。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未来,发电集团可以继续出于经济原因和环境原因,不断淘汰落后的小机组,加强存量机组的环保改造,积极推动煤耗低、环境友好的大机组应用及相关技术研发工作。

除了煤电改造,各大发电集团近年来都加强了对于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的投资。不过随着光伏、风电补贴的退潮,新能源投资可能会迎来低潮期。发电集团在面临这种情况的时候,恐怕不能仅从经济效益角度出发,更要从大局出发,持续推进新能源投资,助力国家能源转型和环境污染防治工作。

共性问题之——主业问题

几大发电集团的主业自然是发电,国家能源集团还要再加上一个煤炭。虽然巡视组对几大发电集团都提到了主业问题,但是说法并不一样。

华能是“做强做优主业不够到位”。享能汇觉得言外之意是华能发电板块的规模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发电资产的质量和竞争力却并不匹配它的规模。未来需要重视资产的质量。

大唐是“主业高质量发展有差距”。在整个国家的宏观经济都在从追求“速度”转向追求“质量”的时候,看起来大唐对于发电业务还没有能够精准地转到最佳位置。

国家能源集团是“推动煤电融合进展缓慢”。选择神华和国电合并,中央很明显是希望国家能源集团可以为煤电融合一体化发展提供一个好的范例。但是看起来目前的结果并不能让人满意,没有展现出煤电融合发展的优势。国家能源集团必须积极探索煤电资产的快速融合,以及如何在融合之后有更高质量的发展。

国家电投是“坚守主责主业不够到位”。在几大发电集团的巡视结果中,这无疑是对于主业批评最严重的。除了发电、煤炭这样的主业之外,国家电投还涉及物流、铝、金融、环保等领域。如果这些非主业更多地是为主业服务,大概国家电投也不会得到巡视组这样的评价。国家电投需要在新的一年收缩非主业的版图,甚至可能会对一些非主业的企业进行资产剥离也未可知。

共性问题之——国企改革

除大唐没有明确提及国企改革的问题,巡视组对其他几家发电集团都点明了国企改革的问题。

华能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力度不够大”,国家能源集团是“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成效不够明显”,国家电投是“深化国企改革重大决策部署不够主动”。

抛开国企合并这种只有中央能够决策的事情,目前央企发电集团的改革重点更多的是混改和国企控股公司改革和市场化运营改革。

现行的内部管理体制越来越不适应电力市场化改革的趋势。这一点几乎是所有火电厂内部人士的共识。目前发电集团对于下属火电厂的考核就包含了效益、运行小时数、煤耗等一系列数据。

但是具体到电力交易中,情况可能就会有所不同。发的电越多,就越赚钱的思路在现货交易中是完全不成立的。通过合理的交易策略组合,发电厂完全可以实现不发电就盈利。但是如果发电集团还要以运行小时数来考核电厂,就很可能会出现不该发电的时候发电,该发电的时候不发电这种极端的情况。最终的结果就是有了发电小时数,但利润就有所损失。

大胆地对所属公司、控股公司主动放权可能会是未来发电集团改革的一个趋势。这一点可能会各个电厂来说尤为关键。如果不能够有更多的自主权,在未来多变的电力市场化交易中也就谈不上灵活应对。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一个发电集团内的电厂几乎采取雷同的策略,甚至是所有央企发电集团电厂都是雷同的策略。

至于混改,享能汇相信各家已经开始准备进入快车道了。

截至目前,华能新能源已经从港股退市,很可能回归A股。中电绿色清洁能源也已经私有化。国家电投旗下的黄河公司还在去年底完成了超过200亿元的增资扩股,引入中国人寿、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国新、国投集团、浙能集团、云南能投、金石投资等各类投资者。

以新能源公司为平台,进行更大规模和强度的混改,不仅符合国企改革的需求,也能够为各大发电集团的新能源投资吸引充沛的资金。在新能源产业的战场越来越由资本实力决定胜负的时代,越早越深入地进行混改,甚至是上市,越符合发电集团未来发展的利益。


         ↑顶端